<span id="zlltl"><dl id="zlltl"></dl></span>

<address id="zlltl"></address>

<noframes id="zlltl"><address id="zlltl"></address>

<noframes id="zlltl"><address id="zlltl"></address>

    <noframes id="zlltl"><form id="zlltl"></form>
      <form id="zlltl"><th id="zlltl"><progress id="zlltl"></progress></th></form>

          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請使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當前位置:首頁 > 產權研究 > 專家觀點

          加快構建非標市場金融體系

          來源: 時間:

          2022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發布,第一次明確提出打造統一的要素資源市場,并對構建要素資源統一大市場提出具體的政策要求。以產權市場為代表的非標市場要緊抓當前的重大發展機遇,加快向全要素、全資源市場升級轉型,推動國內國際市場互聯互通,促進市場規則標準融通,以國內統一大市場為內核吸引海內外高端資源,推進全球優質要素資源加速向內集聚,在服務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推動各類要素順暢流轉和全國統一大市場建設中發揮積極作用。

          一、探索非標市場金融服務,做優做強多層次資本市場雙循環金融體系

          在國內循環方面,著力推動基于新興生產力發展的要素交易大循環。產權市場作為我國資本市場基礎性的非標市場,為4000多萬家非上市企業的股權以及資本、技術、土地、數據等上百余種要素品類提供了交易平臺和流轉渠道。按照國資國企改革的要求,我國經濟在高質量發展過程中,涉及超過200萬億國有資產的重新配置,產權市場正在發揮多年來形成的制度、平臺和資源優勢,加速資本資源整合,服務于國有經濟、民營經濟和混合所有制經濟的要素流轉,實現實體經濟資源的優化配置。同時,將進一步促進各類資源要素(股權、物權、債權、知識產權、金融資產、公共資源等)有序流轉,不斷降低要素交易的制度性成本,有力推動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流動自主有序、資源配置高效公平的高標準市場體系建設,為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新格局提供重要保障和核心載體支撐。

          在國際循環方面,統籌利用好國內國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加快打造跨境金融服務的集聚區,拓展豐富跨境金融產品體系,大力發展人民幣計價的各類非標金融產品,形成較為暢通的跨境人民幣循環回流機制。通過跨境、離岸業務的積極探索,構建國內國際的要素、產能、市場和規則鏈接,拓展國際資本流入的渠道,形成集聚輻射全球資源的能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和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及全球資管中心建設。產權市場與證券市場雙輪驅動、非標市場與標準化市場有效對接,促進國內國際市場要素的有序流動,共同構建服務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橋頭堡,提升多層次資本市場對外開放能級。

          二、打通要素循環通道,強化金融創新能力

          1.構建國內循環的通道

          在國內循環中,產權市場積極拓展相關非標金融資產業務,形成國內循環的中心節點,為實體經濟拓展各類融資渠道,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的投融資需求。

          一是混改和兼并重組服務。2021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完成國企改革三年行動任務,穩步推進電網、鐵路等自然壟斷行業改革。隨著國有資本與非公資本雙向深度融合,產權市場正在逐步搭建起服務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混改的橋梁,圍繞國資國企改革混改、重點產業引導性投資、企業重組或破產重整等方面,鼓勵產權市場提供資金和產業資源,提升實體經濟活力和推動重點領域優先發展。近年來,產權市場努力發揮好資本市場并購服務功能,積極支持國內新經濟和科技創新發展,集聚高端創新要素,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成為推動國內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重要平臺。未來產權市場將繼續推動國有企業與非公企業在產業鏈、供應鏈的關鍵環節和中高端領域布局,不斷強化資本市場的引領和輻射帶動作用,將資金、資源有針對性地導入高科技產業領域,為高科技企業提供全產業鏈的衍生服務、增值服務,促進產融結合。

          二是非標市場融資募資服務。通過拓展各類非標債權融資服務(如產權債、各類非標債權融資工具等),打造直接面向實體經濟的新型債務融資工具,拓寬投融資主體范圍,有效促進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發展。順應雙碳目標和能源結構轉型升級的要求,為各類再生資源提供現貨電子交易、掛牌交易等多種金融服務方式,為新興行業提供更為廣泛的融資平臺。在近年標準化市場出現信用違約和信用環境收緊的背景下,發揮非標市場在產權界定、企業征信評估、流轉交易、法律咨詢等綜合服務體系的優勢,在債務轉讓、違約處置等方面方強化與標準化市場的聯動,完善征信評估體系,加強對風險防范、信用分析、定價估值的精準判定,豐富監管手段,全面系統性地防范和化解各類金融風險。

          三是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投融資服務。截至20223月底,全國有4782家上市公司,但這一規模不到我國全部企業數量的萬分之一,眾多處于成長發展階段的中小企業每年有超過上萬億規模的融資需求。產權市場根據中小企業發展階段的不同需求,提供存量轉讓、增資擴股、私募進場等股權融資服務和評估、評級、信用增進等中間服務,以及質押融資、債券發行、融資租賃等債權融資服務,通過直接融資+間接融資整合各方資源,彌補證券市場規模化、標準化、門檻高的不足。同時,為各類所有制公司引戰改制提供服務,為擬上市公司開展路演、詢價等相關服務;協助有基礎、有意愿的企業建立完善現代企業制度,促使企業快速成長,并最終實現與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銜接,成為上市企業的孵化器蓄水池

          依托產權市場,區域股權市場可建立與國內證券市場各上市板塊的對接機制,尤其是科創板、創業板的配套對接機制。大力推進國內科創生態服務體系塔基建設,籌建區域股權市場科創類掛牌企業精選板;積極開展私募基金份額轉讓試點,優化私募股權交易與流轉,為股權投資和創業投資提供綜合服務,促進私募基金與區域性股權市場融合發展,助力金融與產業資本循環暢通。以私募基金份額轉讓平臺為基礎,不斷引入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進行規范培育,進而把私募股權轉讓平臺打造成服務實體經濟和深化金融改革創新的重要抓手。加快推動標準化債券業務試點,支持發行綠色債券”“數字債券”“科創債券等,拓寬實體企業融資資金來源,建立健全國內多層次債券市場。

          四是為上市公司產股權并購、重組和轉讓提供新通道。加強產權市場和證券市場各板塊聯動,發揮產權市場交易公開透明、定價機制科學有效的平臺優勢,為上市公司尋找優質并購標的。上市公司可通過產權市場處置子公司股權,實現上市公司資產結構優化、提升上市公司質量,促進證券市場高質量發展。隨著退市新規付諸實施,未來主動退市、并購重組、破產重整等上市公司多元化退出途徑將進一步豐富,有進有出、優勝劣汰的資本市場新生態將逐步成形。這些退市企業雖不再滿足證券市場的上市標準,但仍可通過產權市場實現產權與股權轉讓以及新一輪的增資擴股,積極謀求再次發展。隨著證券市場改革的不斷深入,產權市場和證券市場的聯動更加緊密,將進一步補齊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短板,提升市場運行效率。

          2.打造國際循環的通道

          一是創設跨境債權類資產交易流轉中心。創設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跨境資產交易流轉中心,在豐富離岸人民幣資產投資、探索人民幣資產國際定價、強化全球資源配置和交易功能等方面進行積極探索。

          第一,探索跨境信貸資產跨境轉讓服務。據統計,截至202112月末,我國銀行系統持有約60萬億元存量人民幣基建信貸資產。結合上海自貿區創新先行先試的制度優勢,可以將基建信貸資產跨境轉讓試點業務作為上海離岸金融市場的主要非標債權類資產業務之一,率先探索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實施路徑,對接高標準國際金融規則,創新和擴大信貸資產轉讓業務范圍和類型,提升人民幣資產的國際信用認可度。積極拓展為基建信貸資產跨境轉讓提供信用評級、估值定價、會計、法律服務的專業機構,吸引國際信用評級機構、資產估值機構、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等集聚平臺,提供全面、專業的服務支持。第二,開展融資租賃資產跨境流轉合作。依托上海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臺,推進融資租賃資產的跨境流轉。一方面,構建融資租賃資產池,以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作為管理人,通過設立資產支持專項計劃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便利融資租賃資產借助融資租賃ABS通道進入到標準市場;另一方面,通過構建統一的租賃資產跨境流轉資金池,在規范的前提下,促進境外資金與境內融資租賃資產的對接,幫助境內融資租賃企業獲得更加優質的資金渠道,進而降低底層實體企業的融資成本,促進實體企業的發展。第三,發展非標并購債權業務。探索開展非標并購債權業務,打造聯通產權和證券市場的新型債務融資工具,推動上海自貿區跨境投資并購業務,降低企業并購融資成本。在發行主體上,非標并購債權由企業并購交易項目的受讓方作為發行主體。考慮到對信用違約風險的把控,前期發行主體主要為自貿區內進行跨境并購的公司和企業(重點聚焦先導和支柱產業)。在認購主體上,可參照2021年發布的《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中對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認購主體的要求,向區內專業投資者發行,每次發行對象控制在200人以內。在產品業務模式上,擬創設的非標并購債權可參照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創設中國版的特殊目的收購債,為企業并購提供相應的非標債權融資工具。第四,開展其他金融資產跨境流轉合作。非標市場與標準化市場在跨境債權資產方面開展全方位深度合作,在傳統業務方面,可在金融機構產權跨境流轉、不良資產跨境流轉等方面開展合作;在創新業務方面,可在PPP資產跨境流轉、信托機構及資產跨境流轉、各類資管投資機構資產跨境流轉、保險機構及資產跨境流轉以及增信資產跨境流轉方面開展合作。通過充分發揮多層次資本市場在跨境投融資業務方面的合力,更好助力上海離岸金融市場的深入建設。

          二是構建跨境股權類資產投融資中心。以創設跨境股權資產投融資平臺為載體,在上海自貿試驗區探索打造統籌在岸與離岸業務的非標金融資產交易樞紐,積極推進金融開放與創新政策先行先試。

          第一,吸引境外非居民利用離岸板進行跨境股權投融資活動。在風險可控、穩步推進的前提下,探索在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設立離岸證券交易中心(離岸板),吸引境外非居民利用離岸證券交易中心進行股權投資和融資活動。依托證券市場和區域股權市場,嘗試開展離岸股權交易業務,吸引境外非居民利用離岸證券交易中心進行股權投資和融資活動,如提供改制、融資、代理分紅派息和股份的托管、登記、轉讓、結算交收服務等服務。通過在貿易、投資、金融服務等領域的各類制度和產品創新,推動跨境投資并購及產權交易業務發展。第二,以跨境交易助力國有產權與股權資產處置和增值。打造跨境國有資產交易平臺,通過完善境外國有資產跨境交易模式、提供專業外匯賬戶管理結算方式、豐富境外國有資產交易服務方式等手段,探索境外國有資產在離岸資管中心平臺的進場交易,提升產權市場的國際化要素資源配置水平,將跨境產權交易平臺打造成防止國有資產流失和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重要樞紐。

          三是打造跨境碳金融、碳交易和碳定價中心。在上海金”“上海油等基礎上,推出上海碳并將其納入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上海價格范疇體系,打造國際碳金融中心,增強上海對于全國乃至全球的碳金融服務功能。

          第一,豐富現貨市場品種,探索碳市場金融屬性,增強期現互動能力。在全國碳市場的發展過程中,逐步推動形成現貨市場和衍生品市場并存、場外市場和場內市場結合、非標準化衍生品和標準化衍生品共生的中國碳金融市場。在此基礎上,充分發揮期現互動效應,探索形成全國碳市場基準價格收益率曲線和碳市場價格指數,完善市場價格發現機制,發揮在碳市場即期價格、遠期價格、配額價格等領域的引領性,打造有國際影響力的碳市場定價中心。第二,發揮上海金融市場集聚優勢,進一步豐富綠色金融創新產品,加快形成多層次碳金融市場。推進碳配額回購、碳信托集合計劃、碳基金、標準化碳質押業務等碳金融服務創新;推出碳掉期、碳遠期等衍生品交易,探索開展碳匯交易、碳排放權質押貸款、碳資產質押融資、節能減排收益權質押融資、低碳賬戶、碳交易財務顧問等產品及服務,同時運用好碳減排支持工具等政策,結合普惠金融產品,推出適合中小企業的綠色普惠金融產品。在綠色金融領域深入推動低碳技術進步、引導減碳產業發展、探索負碳領域革新,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為基礎,成立全球氣候投融資中心,鼓勵設立全球氣候基金或綠色基金,引導國內國際資金更好投向應對氣候變化領域,打造全球綠色金融資產配置中心。第三,積極發揮各類金融機構的作用,提升國內國際碳定價能力和提高碳市場國際競爭力。積極推進跨境碳排放權交易業務,探索碳排放權交易人民幣跨境結算業務,支持境外投資者以人民幣形式參與境內碳排放權交易,形成碳排放權現貨和期貨交易以人民幣作為主要結算貨幣的業務模式。在“30·60”雙碳目標下,探索全國碳市場與日本、韓國、一帶一路國家碳市場的碳配額互認;借鑒滬港通”“滬倫通的做法,推進我國與亞洲、歐美碳市場之間的連接,探索各國碳市場間的互聯互通;參與全球環境治理,開展氣候投融資項目,幫助沿線國家增強當地應對氣候變化能力,為我國先行先試制定一帶一路綠色體系下碳金融市場的國際規則探路,提高中國碳市場的國際競爭力。

          三、創設“非標資產通”,探索跨境資本流動互通新機制

          隨著我國金融市場不斷開放和境內離岸金融市場建設的推進,需要在深化完善現有的跨境交易平臺和交易機制的基礎上,進一步發揮現有模式的優勢經驗,彌補存在的不足,順應直接融資在經濟結構轉型中服務實體經濟的功能,在上海自貿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的國際金融資產交易平臺探索實踐非標資產通跨境資本流動新機制。

          一是有序推進資本項目開放的新探索。產權市場可探索借鑒證券投資項目下的境內外交易所互聯互通模式和額度軋差清算模式,以非標資產跨境轉讓業務為創新突破點,創設對外債權與債務科目下的跨境資金雙向流動新機制,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深化資本項目有序開放的新探索,提高資本項目的可兌換便利化水平,實現我國金融市場更高質量發展。

          二是助力建設境內離岸金融市場的新模式。滬港通”“滬倫通等現有的各類資產通模式,主要是通過投資標準化債權和股權類資產,實現相應資產在境內外的跨境流轉和互聯互通。可以加快提升現有發展能級,將實體經濟跨境資金需求與人民幣走出去引進來更好地結合起來,進一步便利內地投資者通過非標資產通直接使用人民幣投資境內離岸金融市場,拓展離岸人民幣資金的循環回流渠道。同時,通過完善本外幣一體化自由貿易賬戶體系,建立與離岸金融市場相匹配的中央對手交易機制,強化對非標資產通業務交易流程的穿透式監管與監測,通過建立跨境金融風險監測體系和相關監管部門的信息平臺共享等方式,實現對業務流程中可能出現的各類金融風險的預警和管控。

          三是構建國內國際金融市場互聯互通的新路徑。以非標資產通有效打通境內和境外兩類市場,著力構建起更加完善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和金融基礎設施體系,提高金融市場對外開放水平和資源配置能力。以全球資源配置為導向,提升金融基礎設施功能,進一步便利境內外投資者使用人民幣進行跨境資產投資運作,在推動境內實體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提升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使用水平,促進境內離岸與在岸市場良性互動、深度整合。通過主動銜接國際金融市場交易、信用評級、信息披露、監管等規則,積極參與國際相關業務標準制定,推動金融市場跨境合作,拓展國內國際金融基礎設施融合聯通的服務廣度和深度。

          ?
          】 【打印】 【關閉
          中國企業國有產權交易機構協會 主辦
          凯时在线平台